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你爷爷关注的同人文手更新了,快来查看吧!
很抱歉,有的坑或许会填上,有的坑即使是突然更新了我也不能保证会填完。
感谢各位的随缘关注。
不要试图找我的小号,thanks.

【也青】万事皆·最终章

万事皆

诸葛青第一人称

伍.

到了墓地附近,王也已经在小径的一边坐着,叼着烟,像是在和谁谈论着什么。

他穿着深蓝色的道袍在月光下却像是发着光,在这阴冷萧瑟的风中显得格外显眼。像这样的人竟然会抽烟,着实让我惊讶。

附近还有一堆熟悉的面孔,却很是安静,不吵也不闹,静静地像是等待什么,或许那个东西快要来了。

我凑到王也身边,他刚好抽完了一支烟,掐灭了烟头又点起一支,却没有放进自己嘴里,而是留在了一旁的石碑上。

石碑旁有一个做旧的木棺,看着像是已经摆放了了很久。

“老王,你们到的挺早啊。”我看着他站起身,对他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该带的都带了吧?有没有什么漏了的?”

我一愣,他这是把我当新人吗?他还是跟刚开始带着我的时候一样看待我啊。这十月来,我已经历经了无数次的生死逃亡了,怎么可能连保命的依靠都出岔子。

他忽然绕到我身后,执意要看看我的包里带了些什么,把我的包给从背上捋了下来。

“我帮你检查下吧。”听到他这话,我正想把手伸到背后去阻止,但包已经被他拎走,只得看着他拉开拉链、翻着夹层。

看着他翻动着我的包,我突然感到一丝不安。

他看了一眼那筒装着字画的画卷,并没有动。倒是把我用来装玉佩的盒子拿出来了。

“这次任务是不公开的,把玉佩收了吧。”他把盒子丢给我,示意我把脖子上的玉佩收进盒子里。

我皱了皱眉,就算是不公开,这荒山野岭的也不会有人来,没有必要把玉收起来吧。他们到底在瞒我什么?真的当我傻吗?

我装作顺从的摘下了玉佩放进盒子,没把盒子交给王也,他也没说什么,把包还给了我。

周围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像是什么生物穿过了坟地的灌木丛。

是那妖魔来了。

燃了一张显形符,口中念着再熟悉不过的咒词,一旁的术士见了这边的动静,也围了过来,纷纷使出看家法,但都是些普通招式,没什么损耗。

那只怪物没有实体,是个阴阳双怪。一个是发着白光的烟雾状魂魄,另一个则是一片污水似的黑烟,不断的滴着黑水。

这两只魂魄似乎并不是自然形成的,气味也很熟悉,或许是这十个月里降服了过多的妖魔鬼怪,对气味也敏感了起来,但却想不起来是什么。

见这些人都奋不顾身的开始工作,我一时间也没什么可做,转头看了看王也,又帮旁边的一个人点上香火。

当看着某个扎着马尾的黑发少年最后把那妖魔关进渡魂罐中,我突然回忆起了十个月前的第一次正式执行任务,那个在手中发抖的坛子。

对!没错,那个坛子里的绝对是...绝对是我曾经镇过的那一位!为什么会变得像刚才那样如此巨大?!

正当我还在思考着这之间的联系时,忽然四肢都被柔软的细丝所困住,我瞪大了眼,看向周围的这群围向自己的人。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心中顿时凉了个透。

“诸葛...青。”王也似乎很不情愿地将最后那个字说出,向我伸出手。“把盒子给我。这些人不会听我的话,请你好自为之。”

为了把我带上山,还顺便处理了他们实验的失败品么?这个事务所的背后是些什么,我最近也有所听闻。

除了一些道德上的问题,也有一些已经违法的事。例如收购火葬场还未火化的完整尸体进行各种玄学实验,制作一些非法的东西来销售。

我的右手被松开,假装顺从地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空着的盒子和玉佩。刚才,趁人不注意把玉佩从盒子里取了出来,好自为之?现在这个架势明显是要杀人灭口,我怎么可能的
傻傻地把整个盒子给他?

我将那空盒子往他手中一扔,把手中的玉佩重重地砸在一旁的石碑旁,那阴阳玉“嚓”地一声碎成了几块。

他眼睁睁看着玉佩在空中变成一道抛物线,最后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他手中的接住的空盒子落到了地上,愣愣地看着我,接着叹了一口气。我的手腕一紧,两只手被扣在背后,地上的碎片竟开始蒸发,逸散在空中。

“对不起。”他在向我道歉,为什么?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随后,石碑旁的木棺被掀开了盖儿,有一团黑雾从馆里躺着的人口中飘出,那个躺着的人,是我?!

那团黑雾向我冲了过来,忽然眼前泛起一片光雾,头疼欲裂,似乎是有什么力量拽着我去看清迷雾里的场景。许许多多的记忆忽然从脑海中浮现,这些记忆大概是本就该属于我的记忆...我的记忆回来了?

我有一个弟弟,名字叫诸葛白,眼睛亮亮的,笑起来很可爱。这小孩有着和我一样藏青色的头发,却是又顽皮又胆小,还需磨练。

还有春节时的团聚、一家人坐在饭桌上,阖家欢乐,在屋前的枯柳树下和很多小孩儿们一起堆了雪人。

在事务所里工作时,刚开始是为了世间正道,除去邪魔外道,辨别着世间是非,而到了最后...最后?

尖锐的惨叫和液体溅射的声音把我从这些美好的回忆里拽了出来,眼前的画面变成了我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我的家人,我的那些亲人,在我眼前挣扎着,呼求着,哭喊着。而我却无能为力,直到他们变成了血腥模糊的东西,痛苦的回忆才到此结束。

我的...亲人?他们已经不在了?所有人都瞒着我?我一直以来,都想从癔魔那儿找回记忆,再去重见自己的家人,可事到如今,却告诉我,记忆一直就在自己身上挂着,而世上我却已是孤独一人了?

不,连我本身是什么,都还不一定呢,刚才那个棺材里...躺着的人,绝对就是自己啊!!!

我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它像是要裂开了似的疼痛,无法抑制的疼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貌发生了变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挣开了那些细线,直觉指引着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向那个方向。

似乎就在那个方向。低哑的咒念在我耳边环绕,不停地呼唤着我。原来那个时候,那妖魔怕的是我的玉佩里的癔魔。

我走到那块碑前,抚摸着深深刻印在石碑背后的碑文,头疼似乎缓解了许多,碑文下的署名令我感到触目惊心。

这块碑上刻着的是我的名字,诸葛青。

那个声音的主人,大抵就是癔魔了。这些日子,它哪也没有去,一直在我的玉佩里等着我。

眼前的画面继续闪着 晃着。

“你说...这可行吗?老青不会愿意的吧?”

“没有办法,上头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蛊,非要让我把诸葛青的魂魄给渡成了‘仙’,如果不把真身放在极阴之地滋养好,那‘仙’也只能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为什么会这样?”

“平时说的黄大仙,白大仙,都是动物仙。只有动物能成精吗?人其实也能,只是比较难,成了仙家以后,就会失去生前的记忆,我已经把他生前的记忆给存在阴阳玉里了。”

“成吧,那你先把棺材寄放在这吧。”

这几段话并不是我的记忆,但经过这一提醒,我顿时醒悟过来。

还不完整。

还有一块玉,在王也脖子上。

我不是诸葛青吗?那我是什么,我也是鬼?还是所谓的“仙”?

我被那墓碑里的力量所侵蚀着,有着巨大力量的同时也开始有些虚弱。我顾不上其他的,冲向了王也,一旁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用刚才对付那个妖魔各种各样的招式来针对我,却都没什么效果。

忍受着铜钱、符纸、各种奇奇怪怪道具砸向自己,虽然有些疼,但对于现在的身躯...已经不足为惧了。我扯着王也的领子,盯着他那双疲惫的双眼,“另一块玉佩呢?!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至少把我的记忆完整的还给我啊!?”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只要你在摔碎玉佩之后能听从我,我就...”他紧握着那块玉,并不想直接地给我。

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保,还要为了其他人跟我谈条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周围的人因我周围环绕着的阴气无法靠近,却还是有几个有点能力的人想要把我制住。

王也明明也可以对我动手,可他却无动于衷,嘴里还在谈着条件,只怕我伤及无辜。

我为什么非要站在这种角色的位置上啊?!我做错了什么吗?难道我想拿回记忆,世界还能毁灭不成?

为什么永远站在“善者”的位置的人,却是你?

你要是自私一点该多好。

只要我拿回了记忆,癔魔的确会趁乱作祟,可如果我就直接束手就擒,别说记忆,你们是不是要连我的存在也都一同抹去?那我到底在你心中算个什么,诸葛青的代替品吗,王也?

我迅速夺过他手中的玉佩,直接在手中捏碎,记忆迅速的钻进了我的脑子里。虽然我可能根本连脑子都没有吧。

“哥!!!住手啊!!!求你了...不要再杀人了,呜……啊!!!!!!”我看着自己沾满了血的双手,毫无征兆的掐上面前少年的脖子,直到他近乎窒息后折断了他的脖子。

周围全是,诸葛家人的残尸断首。

跪坐在地上的我,一抬头,对上了王也的目光,他有一刻的迟疑,我感觉到我的手伸向了他,随后记忆跳到了下一个片段。

“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吗?可是,他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

“够了!我不想知道你和诸葛青的私交有多好,等他自己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也绝对会自我折磨到死为止,还不如让你来帮他把后事解决了,给个痛快。”

“我怎么下得去手...?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就这样去投胎,怕是要先受上千万刑,因果报应,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我已经尽一切可能了,可无论如何,这次要怎么才能帮他啊!?”

“那就把他的魂魄打散。那样的话你更下不去手吧?”

“...一定还有办法的。给我三天的时间,如果想不到办法,就只能那样了。”

记忆到这里又停止了,接着是一段噪声,一片漆黑,有人将什么东西塞进了我的口中,被迫咽了下去。我看见自己从“诸葛青”的身体里脱离出来,在他旁边,变成了第二个诸葛青,也就是所谓的幻身。

“对不起...老青,如果不能成功的话,下辈子或许都见不到了。”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但是这件事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

记忆到此为止,周围又恢复了原样,那些人解决了我周遭环绕着的阴气,立刻在周遭摆起了阵。

这一段记忆,使我彻底陷入了崩溃。

我双膝着地,跪在了他面前。

“王也!!”

“你一直以来,什么都知道?!”

“你全都知道!!还有你们也知道!!!但你们什么都没告诉我!!!”

“哈哈……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我望着他,神色里充斥着失望。

我看见他的眼泪掉在了地上,他哭了。

他原本应该是我的光,他本来可以带着我离开这里,只删去我一半的记忆,带我去远方。

但是他没有,他在偏袒那个诸葛青的同时,他更偏袒正义。

什么是正义?就是每一个圣人对自己的要求罢了。

什么所谓圣人,都是假的。圣人也会为了卑微的人落泪么?

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表情停滞于凝固。

“给我一张黄纸,还有朱砂,还有...我的血。”我有些虚脱,这股力量给我带来的负荷太大了,那个毁了我的一生的怪物就要从我身上窜出来了。

我凭着看的那一眼,画下了一个符咒。

是那个能够除尽世间妖魔的符咒。

我的初衷,就是除尽世间的妖魔鬼怪,那么当我也是妖魔时,我决定除掉自己。

吞下了这张黄纸,我闭上眼。身旁响起整整齐齐的对天发誓缴纳寿数的声音,也算是我去的不怨,这些人,每个人都至少给了十年五年的寿数。

王也坐在我身旁,唱起了词。

“老天无眼,大道深埋。”

“命数已定,绝路不开。”

“常有善举,却无善报。”

“前程莫问,心被己埋。”

“道何在,道何在,笑也笑也,道不在。”[*]

他的声音略带着哭腔,像是在哭鬼。噢,对,他就是在哭鬼。

意识变得很轻很轻,我努力睁开眼,只看了他最后一眼。

万事皆空,因果不空。

是非与否,趋之若鹜。

告辞了。
王也。



本篇已完结。
注:本文纯属虚构,请不要挂我到雷文吐槽中心。
[*]为引用内容,出自于姓易的《鬼谷尸经》中“件”所说的话。
本文的脑洞来源于歌曲《捉鬼纪检委员会》,仅供娱乐参考。
如有不妥,请联系我删除。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