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万事皆

诸葛青第一人称.

壹.

我姓诸葛,叫诸葛青。

当我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看见有一个穿着非常朴素的人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冒着雾气的热水。

我坐起身,视野逐渐清晰。什么也不记得…只觉得头疼。

周围是黑色的墙,只有床头柜上点着蜡烛和香火,味道很是好闻。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味道,渐渐放松下来。

“你现在安全了。这里是永安事务所,顺便说一下,我是带你回来的人。”那人对着我笑了笑,眼神干净,看起来很和蔼。年纪不大,就是发际线高了点儿。

不过糟糕的是,我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

“谢谢。能告诉一下我是谁吗?”我听见自己道了谢,看来失去记忆之前我还是个挺有礼貌的人。这个人看起来是我失忆之前很熟悉的人,但我却一点也不认识他。

“抱歉,我也不知道。你是失忆了……?”那人的眼神黯淡了一瞬间,又恢复到刚才明镜止水的样子。

“头有点疼,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是叫诸葛青,对吧?”

我看到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应该是的。你被癔魔攻击了,等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我们会想办法帮你找回记忆的。我们事务所就是万事屋,万事皆有可能嘛。”

“癔魔?”我疑惑,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鬼的存在,虽然我没有记忆,但在我的认知中,鬼是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但魔就不好说了,至少他所说的癔魔,我一点印象都没。

“好好休息吧,等你醒来以后就跟着事务所活动。”那人把水递给了我,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我只能暂且相信他不会害我。“你可以叫我王也。”

他刚说完这句话,我就感到一阵头昏脑涨,闭着眼,他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他既然救了我...就应该不会害我...

“你的家人我们会帮忙调查的,除此之外我们也会帮你安排好工作…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最好不要到处乱晃哦。还有啊……”

我最后一句听到的话是,

“这水溶性符纸还挺好用啊。”

……

再度醒来之后,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

“你醒了?”

我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嗯。”

坐在一旁的人还是他。

“醒了就好。有哪里不舒服吗?”那人轻轻的问。

照明灯的光有些刺眼,我只好熟练地眯起双眼,只留一条缝隙来窥探世界。

我沉默了一会,回想了想上次睡着时的事情,“还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光有点亮,我一直睁不开眼。”

“没事,习惯一下吧。”王也点了点头,“从今天起,你就是事务所的一员了。”

他递给了我一个吊坠,是一对黑白阴阳鱼的太极玉佩。

不知为何,我一看到这东西,就觉得它本来就是自己的。不是我贪财,我的确是失忆了,但是我能一眼认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就说明它跟我的关系绝对不浅。

我接过玉佩,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冰冰凉凉的,是真玉。

“这个是我们事务所的标志。每个人的有一些差异。”王也从领口拎出了他挂着的吊坠,看样子是一对方向相反的阴阳鱼。

“戴上吧。”他把玉佩收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只能从中读出怀念的神情。后来一想,这应该是愧疚、痛苦中伪装出的神情吧。
可当时的我是一点也不明白。

我听话地带上了玉佩,皱了皱眉。

“在我找回记忆之前...我可不可以不见我的家人?”

“可以。”他也没犹豫,见是我的请求就直接答应了,很简洁了当。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我怎样才去见那些我曾经的家人,没有了记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根本无法承受家人的关心。

“那我……在事务所里具体要做什么?”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把阴阳鱼放进宽松的衣服里。

“你先养养身子,什么都不用干,事务所里有很多书,你可以自己看看,也说不定能帮助记忆的恢复。”王也指了指路,“从这里出去就是事务所的客房走廊,用玉佩作通行证就可以回来。我们事务所的宗旨很简单,伤天害理的事,绝不干。但我们也未必就都是活雷锋。”

他顿了顿,继续说。“你可以先帮前台打理一下业务,最近前台只剩张先生一个人,有些安排不过来。”

“就是帮忙管账干文职?”我打断了他的话,“这些都是小事。我...到底被那个什么癔魔怎么了?”

王也摇了摇头,只哀声叹气。“唉。……简单的来说,你被癔魔吃掉了记忆,被控制着躯体...发生了很多事,我们救下你的时候让那家伙跑了。”

我没听明白,“具体是什么样的事情?”

王也脸色稍微有些不对,他闭上了眼,“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就不需要再追究了。万事皆可抛,万事皆为空啊。”

见人有意瞒着,我不好过问。干文职应该也挺清闲,有空自己打听打听也不是不成。

“我先走了,你可以自己在事务所里逛逛。”王也做了个深呼吸,又跟没事了一样闲庭漫步走出了客房。

待人走了出去,我开始观察四周。现在应该是秋天,虽然不是很冷,我还是套上了放在一旁的外套。

抽屉里有一部手机和一些日用品,我没有拿走任何东西,就关上了抽屉。

我四处有游荡着,时不时有人跟我打招呼。事务所里有间书屋,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这里说不定也有助于我找回记忆,顺便查一查癔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就决定待在这里。

书大部分都是易术占卜、伏羲八卦之类的内容,我曾几何时也待在这里,一看书就入了迷。

过了很久,也许是几天几夜,我也没觉得困。突然有人把我从书堆里喊醒了。“诸葛青!你果然又在这里啊,王也说要找你。”

那个扎着高马尾的男性把我扶了起来,一脸贱兮兮地笑了笑,接着说“有些急事要带你过去。”

“他怎么没来找我?让你过来?”我站起身,跟着他走。

“他已经在准备啦。你该不会连这都忘了吧,他那个性子,都在出发之前才想起来要做准备。”他突然移开了话题,没敢用眼睛正视我。“我是说...哎,我叫张楚岚来着。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啊。”

“你是前台的张先生?”我想起了之前王也跟我说的话。

“啊,那不是我。是张灵玉,我是人事部的,负责协调。”他向我说明了一番,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可能在失忆之前,我是认识这个人的,从我的直觉和他说的话来看,我应该原本就在这个地方。可是这两个人都对我先前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我暗自决定要好好调查一番。

┅tbc┅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