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寂然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九夏三冬


〈二〉千机塔
砖瓦被整齐的在一旁叠好,塔顶露出了横梁。地上形成了一个坑洞,但是一般人绝对想象不到这底下是座千机塔。
这个坑洞里飘出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像是火葬场旁倒骨灰的地方一般。
诸葛青从竹简中拿出了三角体石块,这个石块是绀蓝色,表面上也刻满了符文,但从上面只能认出一两个字,其他的文字都是比天书还难懂的上古文字,也不知道诸葛孔明是怎么把如此古老的符文刻在这四面的三角石块上的。
“这个应该就是‘钥匙’了,一会我们下去的时候你要跟紧点,我们的距离不能超过五米。”诸葛青对诸葛白叮嘱着,“如果不是有这个作为底牌,我是怎么也不会想来祖师爷这块地的。”
“好,我会听话的!”诸葛白眨了眨他那双大眼睛,点了点头。
“我一会先下去,看看这个钥匙能不能管用。一上来就是最顶层,机关绝对只多不少。你在上面帮我看着,我没事的。”
说完,轻轻拍了拍诸葛白的头,握紧石块一个翻身从坑洞跳下,在横梁上落脚。
诸葛青环顾四周,虽然透进塔的光线不多,但通过奇门的运用还是能够勉强看清周围的状况的。
在顶层的中央是一根石柱,石柱的周围尽是人的尸骨,没有一块是完整的,还有烧焦的痕迹。
亏得诸葛青心理素质好,看到这样恶心的场面也只是屏住呼吸,稍稍皱了皱眉。
突然从角落处亮起一簇火光,直冲着心脏要害射来。诸葛青这么多年的做术士的反应比普通人要快上许多,直接使出风绳牢牢将那东西捆住,这才看清那是一支箭矢。
火光来自于箭尾的羽毛,但完全没有要燃尽的现象,按火焰的颜色来看,这血红色的火,就是书中所记载的三昧真火了。
这种火在传说中只有真水才能灭,就算不在传说中,也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就能燃尽的。
难道钥匙已经失灵了?这玩意还带保质期的吗。
诸葛青开了奇门显像心法,往原本漆黑一片的墙面一看,至少有上千支的箭蓄势待发,看得一阵后怕。钥匙没有失灵,否则此时此刻,他的下场将会和石柱旁这些人一样。
被三昧真火烧死的人,连三魂七魄都会被燃尽,连投胎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些底下的人,全部都是被燃着三昧真火的利箭射穿了骨头,在几个月的燃烧后化为一地的骨骸。
那些箭还是循环利用的,墙上明显的有许多类似回收槽的设计。
他拿起刚才捆住的这支箭矢,倒是起了照明作用。感情祖宗是考验咱这些后辈的实力啊?要是那几个半吊子上来,指定得被老祖宗玩死。
诸葛青往外一跳,回到地面上。见诸葛白担心地跑过来抱住诸葛青,“没事吧!哥!!”看见诸葛青手里抓着的那根箭上还燃着火,眼睛里顿时就泛起水花,“哇——祖师爷那个混蛋!居然对后辈还设下机关,要是我不小心让哥毁容了怎么办?呜哇啊…”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啥事也没有吗?别哭了,我没受伤。”诸葛青哭笑不得地把还燃着三昧真火的箭往雪地上一扔,抱着他弟哄了起来。“咱们还有正事要干呢。”
等诸葛白差不多消停下来,他捡起旁边的雪块往坑里扔,一连扔了几块,下面都没有任何反应,看来在钥匙的五米之内都不会有问题。
“跳吧,小心点别踩到骨头。”捡起了那根燃着三昧真火的箭作为照明,诸葛青拉着诸葛白的手同时往下跳,立刻就地定下了中宫。诸葛白也拿出手电筒,四周照了照。
“哥,你看柱子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顺着手电筒的光看去,柱子的背面有个凹槽,正好是那个三角石块可以嵌上去的大小。
诸葛青犹豫了片刻,还是把手中的蓝石头按了上去。
两人顿时感到一阵失重,周遭的景物都瞬间上升了,所站的那块六边形地砖脱离了地面,“哐”地一阵巨响之后似乎是着地了。从那么高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还好两个人站得近,诸葛青早已身经百战,对于这种程度的坠落没什么大事,只是给吓了一跳。
诸葛白就没那么轻松了,光是震这一下就开始咳起血来,一时半会一个字也说不出。
“古人的电梯怎么这么劣质啊...白,先稳住气。把止血药先吃了,给。”诸葛青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带来的药,递给了诸葛白,往周遭一看,脸色骤变。
“白,我们这下可能有大麻烦了。”诸葛青咬牙,退后了几步,将诸葛白护在身后。“这东西...是怎么回事?”
诸葛青一算,现在应该是在千机塔的第四层。他们原先所在的第五层是没有向下的楼梯的,这么一摔,倒是直接掉到了下层来。
石块用过这么一次之后,竟直接碎成了碎块,看来是不能二次使用了。这也就意味着,两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诸葛青身前的铁笼里关着的是一只青面獠牙的三头阴齾。如果要说它有多厉害,你们肯定想象不出来。
这种级别的鬼怪显然不应该是第一次打照面就出现的,阴齾之孽本就是妖魔中的领头人...不,领头鬼,其他的什么怨孽、猛鬼,见了这位祖宗,那都得绕着走,甚至还可能给它端茶送水。诸葛青和诸葛白面对的这头阴齾之孽,竟有三个头。每一张脸都像极了人脸,而且丑的出奇,不停做出各种憎恶的神情,半个身躯都被绿色的阴气包裹着。
从顶层往下果然不是明智之举。敢说他刚才肯定是被这一下给震醒的,满脸迷茫的看着诸葛青,先是不满地嘶嘶呲牙咧嘴呼着气,接着鬼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整个塔似乎都震了一下。
得,这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诸葛白立刻就给吓哭了,刚刚从五楼摔到四楼这还没缓过来,一边哭嚎着一边紧紧抱着他哥。“啊!!!见鬼了啊啊啊啊啊!!!呜哇——”
这祖宗起床气还挺重,听见这小孩哭闹更是不爽,哗地一下就把铁栅栏门给掀了,见铁门就这么哐地砸在地上,诸葛白也吓傻了,就这么抱着他哥不敢吭声。
“祖宗,您看我们这也不是故意的...消消气,放我们走行不?”这两句话是用普通话说的,诸葛青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三支蜡烛。
那三头阴齾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三张脸一呼一吸喷吐着阴气,一点也没留情地照着诸葛青的脸就是一爪子抽了过去,而对方的反应极快,一边将腰向后一仰躲过了这一爪,一边用燃着三昧真火的箭矢点燃了三支蜡烛。
“白,你先躲到柱子后面去,我能对付它。”诸葛青被诸葛白抱着,活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这么一说,诸葛白才哆哆嗦嗦地放开诸葛青,从腰上的口袋里抽出了蚨匕。
“哥…!你小心一点!我在后面支援你!”诸葛白虽天赋差诸葛青一线,因此也学了许多其他法门的部分法术来作为弥补。
诸葛白将朱砂粉撒成一个圈,用沾了露水蚨匕在地上刻了一些符文,绕着地上的符文转了两圈半,嘴里念着祝由术口诀。前半段全是听不懂的文字,后半段却是普通话,应该是后人加上的。
“奉药王先祖大圣轩辕帝祝由十三科——其疾如风!!”
话音落,就将蚨匕往地上一插,像是捅豆腐似的轻轻松松没入了地砖,靐声炸响。这是事成了的表现,诸葛青睁开了眼,手上浮现出了金色的符文。
“好!”诸葛青向一旁退后几步连续躲过了阴魙抓来的几爪,把三支点上了三味真火的蜡烛放在了地上。“我以前一直觉得...这样的术法永远用不到。”
“但是现在,竟然真的能派上用场。”
那阴齾发现人的反应速度比原先还要快上许多,连着几次都没有抓中,恼火地散开阴气,冲着诸葛青钻去。
被阴气冲身而死可不是闹着玩的,人身上阳气重,被阴气这么一冲,阴阳二气相互争斗,最终落得内脏破裂而亡,死相多么惨不忍睹就不用细说了。
诸葛青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刀片,眼都不眨就往右手脉门上一划,鲜红的动脉血瞬间从那道口子喷涌出,淋在了三味真火上。
“三昧天火,度尽苍生。”
“一度草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二度生灵,所经之处,片甲不留。”
“三度鬼魅,所至之处,一方净土。”
“吾借神火,度聻斩孽。”
“阴极克阳,阳极克阴。”
“借阳一刻,血染沙场。”
“奉吾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当念完全部时,整个楼层中响起震耳欲聋的靐鸣,诸葛白一边哭着看着他哥,一边死死捂着耳朵。
被淋上脉门血的蜡烛嗞嗞作响,一阵诡异的妖风吹来,竟把三昧真火给吹灭了。
蜡烛上飘出了红色的轻烟,大片大片地挡回了钻过来的阴气。
三昧真火熄灭之后,就化为了至阳之气。
就算是三头阴齾,也抵挡不了这几乎快要燃着的阳气,当阴气被阳气冲散后,阴齾的三张脸上同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就被三昧真火给点着了。三昧真火烧得这冤孽叫苦不迭,发出了极其喑哑刺耳的嘶吼声,接着就迅速被烧成了灰烬。
诸葛青叹了一口气,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打算休息一会。诸葛白见那冤孽被烧得只剩骨灰,赶忙冲到诸葛青身边来。
“青!!你还好吗?!”诸葛白这一过来,眼泪又开始掉。“哥...我给你止血...呜呜呜…你不要死啊…”
诸葛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家伙还真以为自己要死了,割腕是死不了人的。又不好说他什么,只好哄着他,“你别再哭啦,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如果是用其他的法术,折寿算小,能不能解决掉它是一回事。但是借用三味真火收拾它,是不折寿的。”诸葛青虚弱地笑了笑,庆幸地说道。“我刚刚算过了,祖宗真没忽悠我。三昧真火代替折十年寿,流一点血而已,可以说已经是血赚了。”
诸葛白听了这话总算是安心下来,开始给诸葛青止血包扎。

注释:
①三昧(méi)真火:神火的一种,可以燃烧所有的东西。包括灵魂。传说中只有真水可以扑灭,或是等其燃尽。文中诸葛青起借阳阵,借的就是三昧真火的阳,用血并不是浇灭了火,可以理解为让阳气从等离子态(火焰态)转化为气态,是一个催化剂的作用。
②阴齾(yà)之孽:出自《鬼谷尸经》、《度鬼师》中的一种尸首。战斗力有多高呢,我给你们节选一段啊。
[阴齾之孽漫不经心的抬起了微微弯曲的手掌,跟动物用爪子挠人一样,侧着就向金胄裹尸的小臂处抓了过去。
只听唰的一声,金胄裹尸挥出去的那只手臂立即就掉在了地上,从肘处彻底断裂而开,跟被人拿利器砍断了似的,截口处无比光滑。
一爪子挠过去金胄裹尸的一只手就没了,就是这么轻松随意,跟切豆腐似的。]
以上节选自姓易的《鬼谷尸经》。
所以呢,这个三头阴齾有多恐怖,大家心里有个数就好了。我心地好,没让老青给挠一下。(笑)
③祝由术:祝由术十三科,也称祝由之术。这门术法呢,是古时巫医所掌握的。能救人的东西,自然也能害人,但总的来说祝由科还是以辅助为主,小白在文中使用的术法是我所编纂的,实际上有没有,我不晓得。如有雷同,那就是我预言家跳了(你
④药王先祖大圣轩辕帝:其实我写这么一大串称谓的时候内心也是极其郁闷的,但是资料查都查了就这么写吧。断句是这样的:药王先祖/大圣/轩辕帝。
这人是谁呢?有点历史基础的人应该会知道轩辕帝就是指黄帝,而大圣并不是指大闹天宫的那位猴哥,只是帝王的一种别称而已。黄帝是黄帝内经的作者,祝由术部分记载在黄帝内经中,那么最初的祖师爷就应该是黄帝。按照各个宗教术法最后问候祖师爷以求成功概率的习俗,我这么编咒词还是蛮科学的(个鬼
⑤靐(bìng)鸣:看字面,就和雷鸣是差不多的意思,但是要比雷声更加圆润一些,像是擂鼓的声音。是部分术法成功的象征,不同的术法有不同的象征,例如湘西易家五大门的喜哨也是一种表现术法成功的象征,如果喜哨不响,那尸首就算是起来了也搞不好是来掐你的。

感谢各位老爷小火罐们的观看和关注。
我今个先睡去了。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