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邦良.校园paro
短篇.

夏初,迎来梅雨的季节。
不知道为什么,下雨会让人思绪复杂起来。
紫发的男孩子脸上挂着笑,在信纸上书写着,时而停顿。不一会笑容就变成了略有些纠结的表情,他摸着封了口的信封,放下了笔。

有什么话是现在不能当面说、不能用手机发消息解决的?……当要确保对方能在自己不在的时候看到内容,并且很有正式感的,大概写信比较合适吧。信封是淡紫色的,整齐的封着,署名是刘邦。它并没有立刻到达收件人的手里,而是被夹进必修课本。刘邦应声窗外兄弟的呼唤,“这就来!”

篮球队有室内的篮球场,所以下雨并不影响日常的训练。门口等待着的是他的几位好兄弟。一个叫张良的男孩子也在其中,有着奶白色的卷发,带着眼镜,一点也不像是参加篮球队的人,反而手中抱着一叠复习资料,一看就知道是知识分子的角色。

刘邦提着包打着伞一路小跑向那群人,一边叫喊着。“嘿!我来啦!信哥!良兄!!”
“可别这么喊,我俩都比你小。”韩信搭腔道,一手拍了拍身旁还在看书的张良,“人到了,进去坐吧。”张良一愣,抬起头“嗯”了一声,用食指夹在书页间,随着韩信萧何他们走进篮球场。

“不好意思,迟到了.”萧何放下外套后和另一边的人打了声招呼,张良则在角落的一张专用的桌子写起了题。刘邦刚在门口抖完伞,把包扔在张良身旁,做了一些热身运动。张良突然喊了住他,“刘邦,笔记抄太密了,有点看不清原文。能借下课本吗?”

刘邦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你自己拿吧,就在包里。”接着就接过球来了个五步上篮,可惜在篮筐旁绕了两圈又落下,正好被韩信抢过,便和人对峙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先前自己做过的事情。

张良手里拿着那个淡紫色的信封,看了看场上活蹦乱跳的,又疑惑地看了看信封边角的"张良 收"三个字,既然是写给自己的,提前看看也没问题吧。说来,这信封似乎根本没封好,用校门口小卖部卖的五毛固体胶黏的,或许是因为天气潮湿,还没有干透。于是张良毫不费劲地打开了信封。字不多,就三行,或许是当时流行三行情书吧。

一共三句
这是第二句
第三句是我喜欢你

文笔不算好,意思倒是挺明白的。张良平静地把信封重新封上放回刘邦的包里。然后抱着自己的复习资料,悄悄走出了篮球场。

喜欢?什么是喜欢?平时毫无表露的喜欢?
这个东西是他打算给我的吗?还是说只是写了打算扔掉?

奶白色卷发的少年在路上走着、思考着,突然视线没有被伞遮住的部分出现了自行车的车轮,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却发现了那人喘着气。"抱歉,我没有看路……刘邦?"

“嗯,是我,我有点东西要给你。”刘邦没有撑伞,这一路骑着车狂奔过来,雨也不小,车篮里的包像是被水浸泡了一样,刘邦急急忙忙地拿出那封信,递给了张良。那封信被一路的雨水沾湿的不成样子了,张良手中这块“信封”比原先似乎封的更紧了,勉强打开,信里的字已模糊不清。

刘邦就这么看着张良打开信封,也没有去阻止。张良把摊开的信纸朝向刘邦,示意纸上的字已经看不清了,然后把信纸叠了回去。

“谢谢。”张良听见自己细如蚊喃的声音,“我考虑一下。”

刘邦不解,这纸上的字不是都糊了吗?早知道就不用铅笔写了。雨季真是讨厌啊。

“...刚才,我已经看到了。”

“信的内容?”

“嗯。”

两位少年在房檐下,紫发的那人靠着墙,另一人环膝坐着,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我在思考人生”的神情,就这样,两人看着雨逐渐变小。

奶白色卷发的少年站了起来,撑起伞。

“我考虑好了。”

刘邦没有动,站在原地靠着墙,聆听着张良的话语。期待着下一刻即将到来的答案。

“我送你回去吧,你没有带伞。”张良顿了顿,“明天早上六点十五,我在早餐店等你一起。”

刘邦听了这句话,神色轻松了许多。用通俗的比喻,那就是拿到了糖的孩子。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好。”

细雨中,一位少年推着自行车,另一位少年打着伞。

雨季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吧。


end.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