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九夏三冬

〈七〉《九凤神火图》?

医院中。
诸葛青靠在病床上,脸色很白。紧闭着的双眼,让人不知是不是已经陷入了睡眠。
“老青?醒了就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
床上那人应声,微微抬起了头睁眼看着面前的道士,又用食指关节揉了揉眉心,有些不适。
“嗯,我醒着。”他看起来比前几天要好上许多。
“有没有哪不舒服?要叫医生吗?”王也询问着病床上这个伤残人员,把手里的山药粥放在了床头。
“我无大碍。”诸葛青闭上眼,又露出一如往昔的笑容。“就是一时半会没法下床走路了,不知道会不会变得一瘸一拐的。”
“那成。”王也在床边坐下,“你睡了很久,这里是最近的医院,考虑到你的腿伤严重,我专门找了家里的私人医生...总之,先吃点东西吧。”
诸葛青不语,若有所思地望着王也。
半晌,他指着王也脖子上露出部分的奇怪红色印子,有些疑惑的开口了。“你脖子上那个是...?王也道长这是上哪找小姑娘了啊。”
王也正打算解开衣扣把红印展示给诸葛青看,被诸葛青打断:“别别,你别脱啊。不说也没关系...”
王也笑,这人光会嘲讽,居然还这么见外,只把领口往下拉了拉,露出一条凤凰尾巴的印子,“这有什么,都是大男人。出生入死的脱个衣服还不敢看了?”
那条凤凰尾巴隐隐约约发着金色光芒,让人看着感到一阵精神。
“我这人比较斯文嘛。”诸葛青随口扯了个借口,眉头轻挑,“那么请问王道长,这是什么东西呢?似乎在雪山上还没见您有纹身啊。”
“我要是能搞清楚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也不用天天跑来坐这儿等着你醒啊。我说老青啊,你们家老祖宗可真厉害,不仅搞出了一套五行奇术,神机妙算,还弄这些偏僻的蛊术?”王也重新整理好衣领,“我从那地方出来以后,一直觉得背后奇痒难忍,没想到这个印子就凭空出现了,然后我一算,寿数不但没减反而涨了四五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诸葛青一听,立刻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寿数这种东西,都是上天定死了的,就算是诸葛孔明的续命术,也是靠折其他人的寿命才有一定几率续上,搞不好还要当场暴毙。
“这可能不是我们老祖宗干的。”诸葛青皱了皱眉,回想起拍下的那张和凤凰有关的壁画,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手机,电是充满的。划开屏幕,从相册里找到了那张图片,壁画中央燃着神火。
“这图案我好像见过,你看看这个。”诸葛青说着,把手机递到王也手里,自个喝起了王也带的粥。“这看起来并不像是老祖宗的手笔,至少不可能把象征火的壁画画在坎一宫。这些火鸟旁边还写了中文的浴火重生?中国的朱雀、凤凰可没有重生这种说法。”
王也将图放大看了又看,发现了角落的异象:“这儿有一堆灰烬似的东西,应该也是一只火鸟,姑且叫这张图为《九凤神火图》吧。等等,这……”
“嗯?”诸葛青凑上前去看手机屏,被放大的图上有一些颜色很浅的字符,几乎和石壁融为了一体,如果不是放大观察,确实难以看出这些字符。
这些字符扭曲怪异,说是鬼画符也不为过,但以诸葛青看来,并不是什么泐睢文,也不是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咒词文字。
“在壁画上刻画字符...难道是某种古代宗教的图腾?可那时候孔明老先生都还没出生呢。”
要说有其他人进过千机塔内部,也不是不可能。但这塔内阵法繁多,又千变万化,就算是诸葛青一行人,也尽量避开了许多机关,有谁能够不触发大量机关,进入到千机塔的第四层,在不惊醒那见鬼的三头阴齾的情况下画上壁画?
“换个思路,也可能是那古代宗教的后人?或许是我们不知道的某种古萨满术,把图腾画在这‘风水宝地’以求火神的庇护?”
诸葛青可不敢保证世上没有活仙人,但无论怎么说,这种推理太过不符合实际了。长生之术?连他的老祖宗都只琢磨出续命七星灯这种损人利己的东西,长生之术又从何谈起。
两人的猜测越来越不着逻辑,只好放下手机换个研究对象。

“……你转过去,把衣服脱了。”诸葛青的好奇心终于胜过了羞耻心,对着王也说道,“我帮你看看。”
王也一点也不含糊,照做之后反笑道:“怎么,现在不斯文了?你这算不算,欲擒故纵?”
“我还不是担心你么,王道长。”诸葛青也被王也突然蹦出来的四字成语逗笑了,王也回过头看着诸葛青眯着眼笑的样子,说。
“老青啊,别喊我王道长了。”王也挠了挠头,“你在塔里可是喊我老王的。怎么睡了一觉醒来反而生分了?”
诸葛青光是看,看不出什么太大怪异,只好上手轻轻碰了碰,有些灼热感。“疼吗,老王?”
“没,就是有点发热。”王也摇了摇头,又把衣服穿上,“这事我还没敢和我师父讲。我想先去问问看有没有人知道这东西怎么解决。”
“老青,你先好好养着,我会常过来看你。”王也拍了拍诸葛青的肩,“小白本来硬是要留下来陪你,不过叔叔让诸葛观他们把小白带了回去,顺便把骨玉也一起带回去了。我怕你醒了没有熟人照顾,就一直留着这边了。”
这人也太好心了吧。诸葛青叹了口气,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想了半天感谢的词汇都说不出口,最后说:“道长真是心宽啊,明明自己才是更让人担心的那个。”
“没事,帮点小忙而已。”王也摆了摆手,一看时间差不多,便准备离开,“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的电话。”
“等等,……”诸葛青正想喊他留个电话,却鬼使神差地说,“谢谢。”
王也已经从病房门口消失了,不知他有没有听到这句话。
手里的手机刚打开电话簿,显示了一条未接来电,备注是:王也。

时隔半年的更新,十分抱歉,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样忘记了剧情。那么这里解释一下一个bug,因为前篇的一些疏忽,我对凤凰的定义出现了问题。在中国古代至现代的宗教文化中,都没有浴火重生这一点。我光考虑着设计宫位,没有对历史文化进行考究,误认为西方文化中的不死鸟Phoenix(菲尼克斯)浴火重生与凤凰相同,经过查询资料确认对于凤凰并没有确切的浴火重生这个说法,是我不对。
所以我对剧情中的设定作一个解释(太长也可以不看):
①这壁画没有名字,王也道长在我的逼迫下现场取的,可以忘了它。
②壁画上画的是九只不死鸟,和凤凰没什么关系,关于脖子上的“凤凰尾巴”就当凤凰是比喻词。
③壁画和上面的符文出自同一人手笔,中文出自另一人手笔。具体后续看情况再解释。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