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曲梗戏。阴郁/ooc预警
krank(生病)
本家:有机酸
译:水桥月响
主角:七楼的G7
撰写/林寂然
自娱自乐产物。或许希望别人看懂。

[这里甚至没有光的存在。]
【ここには光はないし。】
暗无天日的病房里,并不是因为没有光。就算医生再怎么劝我也不肯把窗帘拉开。
我本身也并不是什么需要光的人吧。
重症病房里哪有什么希望。
[更不要奢望只言片语了]
【ましてや言葉もないし】
平时不希望被喧闹扰乱心神,找了最阴暗最沉静的单间病房。有的医生甚至都找不到这里。
连隔壁都没有人。
[一旦回过神来的话]
【気付いたら】
最近听到隔壁有一些声响。重症病房…竟除了我还有别人啊。
只知道死期却不能治好的慢性疾病。
已经度过了崩溃开始思考最后的人生该如何消磨了。
[我们该怎么样才好呢。]
【僕らこれからどうしようか】
…我还没有见过隔壁的那个人。听说我们都是重症患者啊。还好不是个吵闹的人,也没有烦人的亲属。
是巧合吧。虽然不太关心,但还是忍不住去想隔壁会是什么样的人。
[二人在这最后的时刻]
【二人最後に】
时间可是过得很快的啊。

[这副身体破碎不堪了]
【身を切り裂いた】
...没想到最先失去的竟是我的右眼。
我会失明吗?那可是会完全对世界失去兴趣的。
医生,劝我出去走走。趁我还能从病床上下来。
[而那朵莲已经盛放了]
【蓮が咲いたもう】
现在是…夏季啊。住院部楼下的小公园有很多康复复健的病人。而我现在就需要去那,再多看几眼这个世界。
医生为我装上了单只的玻璃义眼,甚至还是深蓝色的。说这样说不定会好一点。
我对他笑了一下。
他马上找借口走掉了。
[真想甩掉这一切啊。]
【振り切れよなあ】
我碰到那个人了,我从医生那里听说了他。至于为什么认得出来,这人头上竟真的贯穿着一支短笛,墨绿的双眼出神地盯着手中的画页——他在对着一只猫写生。
[反正那是迟早都会陨落的太阳]
【いずれは消え行く陽だ】
他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苍白,比起我更加没有活力的冷脸。我的刘海已经很长了,一直没有剪。干脆任其遮挡着单只的眼睛,悄悄在一旁的靠椅坐下来打算吹吹风。
[愚蠢至极]
【馬鹿馬鹿しい】
看上去已经快要不行了的人,还在坚持着这种事情。
[烦躁不安]
【煩わしい】
旁边还有很多正在平静生活的人。修剪绿化的、喝茶的、下棋的、看报纸的,各种各样的人。熙熙攘攘地,在隐隐的平静下感到的烦躁。那个人明明也得了治不了的病,为什么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阴郁的神情?似乎那只猫就是整个世界一般。
猫跑掉了。
你抬头看了我一会。又别过头去在纸上窸窸窣窣地画起来。
[然而在这充满异样的生活中]
【異様な暮らし】
我突然有些好奇,你是在画些什么?
缓缓走到你的身旁,站定脚步,看到画本上的图画时,我突然又相信世界的决定了。
画本上画的是我,是充满活力的我,而不是现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人。
[只有那却是唯一的价值所在]
【でもそれだけが唯一の価値だ】
是啊。我有多久没有看见那样的自己
你抬起头看了看我,似乎是看见了不小心露出的蓝色义眼,立刻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
却张口就是道歉。
"对不起,我只是想……画点什么。你的眼睛…"
你的神色里并没有什么道歉的意味,不过我不在意。你果然是看到我的右眼了。
[此刻所遭受着的这份残虐]
【仮に酷く虐げられ】
"画的挺好的。"我听见我这么开口说了。
"谢谢"我听到你回答了。
从此刻开始认识,不知怎么的便聊了起来。我们兴趣相投,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巧合啊。偏偏在这个时候,相见恨晚。
【涙で浸した夜にさえ 解らないなbutterfly】
[是连被泪液浸染黑的深夜 也难以理解的美学吧。]
夜里醒来的时候发现脸上有眼泪的痕迹。
我却记不起来梦里梦到了什么,会使我落泪吧。
那个人和我合的很来,像是刚开始就是同一个人一样合拍。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また箱の中
【于是依然呆在箱中】
一人
【还是一个人】
ただcry
【只能做出哭泣行为】

头好疼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很久没有见到他,医生说,
被判断为脑死亡去世了。
……这里连光都没有。

あなたがかけてた
【你终于迈出脚步了】
古い音楽溶け出す
【老旧的音乐开始溶解】
そう溶け出すように
【是喔 就那样地逐渐分解开来】
我们喜欢过同一首歌,喜欢过同一只猫。
然后也一起画了同一张画,也在一起散步。
后来你却坐在轮椅上了,我便推着你走。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吧。
有一段旋律不停的在我耳边绕着。
[但你却选择躲避了]
【あなたが避けてた】
我似乎快要想起来了,但是医生给我开了很多的药。这些药的副作用让我记性越来越差了,睡眠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转身去了甜美的天国。]
【甘い天国行きです】
我想起来了,你不在。
你为什么比我先走了呢,最后丢下我了啊。
悲伤像是安眠泡腾片一样在水杯里沸腾,沉溺。
[而代价 则是无痛的爱]
【対価は無痛の愛】
脑死亡...会有多痛苦呢。你好像是在睡梦中死去的。
话说回来,最近吃的药是什么啊。
……头疼,还是不去想了。
你,叫什么啊。…谁来着。


このままstay alone
【就这样的独处生活】
我好像听到心电仪的声音了,在耳边不停的叫嚣着,我当然还好。自己沉重的心跳还是可以听得到的。
日々を許してないその影を
【给被每一日无情追杀的影子】
正想坐起身,却觉得脸上沉沉的,有什么压着,呼吸也困难极了。这是…呼吸机啊。
遭了,我又忘记了很多事情啊。
又?等等,我是谁来着……好困啊。
色付いたら
【涂上颜色时 才恍然所觉】
那幅画还在,上面有着我的活力。
他之后还上了色啊,上面好像有一行字。
"我喜欢的人。"
……眼泪突然止不住地低落在画页上,明明连那人的脸都记不清了。
僕ら孤のままでいようかを
【我们就这样生活下去吧】
那时候你这么说了吧?我还以为我们还可以持续很久的。至少几个月吧
半个月不到 你就已经……
我总觉得自己也不会久了。
繰り返してしまう
【来回重复着这种体会】
ここには光はないし
【这里甚至连光都没有】
医生给我的药剂量已经大到不可思议了,我的确是治不好了啊。拖延病情需要这么多的药吗?
杯子里有五片安眠药。
ましてや言葉もないし
【更不要奢望什么安慰的话语】
…想起,又忘记。
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想起那个人。
我不想忘记。

気付いたら僕ら
【等到我们终于注意到了】
これからどうしようか
【对于以后又要怎么办呢】
二人最後に笑うだけ
【二人在最后 也只有相互一笑了】
我想起来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我们,从最开始就是同一个人。
不知是他幻想出了我,还是我幻想出了他。彼此逃避着现实,如庄周梦蝶般。
最可笑的是,我还喜欢上了他。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轻笑一声。
あまつさえ期待が過ぎる
【仍期望未来的期待值过剩了】
遮る細胞膜が憎たらしいなあ
【阻隔一切的细胞膜真是可恨啊】
我已经动不了了,躺在床上,像是最后一次见到他那样,我也变得苍白无力。脸上没有阴郁,没有悲伤,只是冷却。
強いな いいな?
【真厉害啊 你还好吧?】
誰の耳にも届きはしないのに
【明明无法传到谁的耳边】
你一定过的很好吧。在没有伤痛的天国。
不过我想这些你也不会知道。
気付かないのに
【也是不可能被注意到的】
未だあなたを生かし続けてるあれは
【始终利用着你而攀附生存下来的那家伙】
決してあなた自身じゃないことは
【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你自己】
解っている
【这种事我是知道的】
我只是你残留的意识吧。
……这里没有你。
这里甚至连光都没有啊。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