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你爷爷关注的同人文手更新了,快来查看吧!
很抱歉,有的坑或许会填上,有的坑即使是突然更新了我也不能保证会填完。
感谢各位的随缘关注。
不要试图找我的小号,thanks.

【也青】万事皆

万事皆

诸葛青第一人称

肆.

不知不觉,我们事务所接到的委托越来越少了。

仔细数来,距离失去记忆已经有十月之久,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癔魔似乎是躲了起来,迟迟不肯出现。

我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失去记忆之前,我已经和万事屋签下了终生合同,违约金是我承受不起的。不过毕竟除了万事屋,我也无处可去。

出差派遣了整整十个月,王也也不曾给我打过电话、发过短信,以至于我差点没忘了他。

就在我这么想的当天晚上,王也回来了。

他似乎消瘦了许多,比起先前见到的样子,身上多了许多的黑色疤痕。应该是任务留下的伤吧。

我那时正好在万事屋的书屋旁边的办公室整理文件,王也就抱着一叠新书走了进来。

这个消失十个月,毫无音讯的人,突然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视野中。

那叠带回来的书里,大多是一些写如何降妖的书,我全都看过了,其中有一个方法很特别,需要二十个术士,站成两圈,每一个人要念的咒词都不同,要把符咒打入妖魔的体内,还要让每一个人都折下五年的寿数。这么夸张的阵法,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只是理论可行吧。

我这么想。

二十个术士每人五年,合起来就有一百年了。换算成人的生命,也就是相当于祭献了一个人,这个阵法的成功率竟还不到一成,这不是闹呢么?

就算是曾经失忆过,我也知道这种阵法既然能被记载下来放到万事屋的书屋里,就必然是有所用途的。

但要动用这么大的阵仗,恐怕不是一般的精英怪物能有的待遇吧。

王也看着我的神色,我不明白。是愁苦、是哀叹?为什么?

“诸葛青。”

他喊了我的全名。

“今天晚上,月圆之时,要去执行一个任务。在后山的乱葬岗。”他垂着眼眸,看起来有些陌生。“万事皆虚,万事皆允。”

“你明白吗?”

我摇了摇头,不解。“明白什么?这次的任务有什么不一样么?”

他揉揉脖子,打了个哈欠:“因果。你知道因果吗?”

“万事皆有因,有因必有果。若是只有因,没有果...那么将会天下大乱。若是果树只开花,不结果,那么就不会再有新的树长起。”

我一知半解地听着,翻了一页书。“嗯。大概明白了。那,一会见。”

看完这一页,把书签夹在了书里,放回书架,去准备准备惯例的一些东西。

收拾好了包,我开始回忆王也说的话。

后山乱葬岗?我怎么没听说过乱葬岗闹鬼?距离事务所虽然不是特别近,虽说乱葬岗这种地方最容易出事,但最近也没听闻过有什么事故啊。

只是我多心了罢。将那一黑一白合成一块的阴阳玉和往常一样佩戴在身上,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就打算稍微去散一散步。

为什么总是听到因果一类的字眼呢。

我一边嚼着嘴里酸甜的糖葫芦,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或许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洗清他人的因果轮回吧。

洗去糯米纸做的无味糖衣,山楂有酸也有甜,只在人世间。

街头很热闹,很有人间的烟火味。一个卖字画的老头抽着烟,坐在店门前,他看见了坐在街边板凳上吃着糖葫芦的我,就上前来询问,试图推销自己的字画。

“小伙子哎,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啊?我刚写了一幅字,来帮我看看咋样。”他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也就不由自主地随着去了。

店内桌上摆着一幅字画,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青色鸟雀,旁边题着一行字。

“逢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怎么样?小伙子,我看你也是个懂行人,贵人相,要不就把这画卖给你吧。便宜,二十块钱就当卖个人情呗。”

看着屋中一片冷寂,想来这老头子年事已高,也是个空巢老人。看在字写的还不错的份上,就把兜里的买糖葫芦剩下的十七块五毛全塞给了他。

“哎,那还真是走运呐。”我讪讪地笑了笑,“只有这点了,不好意思啊。”

老人家也不嫌弃,就这么把字画卷吧卷吧塞在纸筒里递给我。

“成咯,明天的早饭有个着落嘛。”他也笑着,白花花的胡子随着笑声颤抖着。

我和人到了别,心想过阵子来给这老头送点钱来,算是给他安置晚年。

可惜,那天的月亮特别圆。

很久没有更新。和有在看的各位道歉。
万事皆下一章完结。因学业繁忙,匆匆写来自己也觉得不太满意,如果能具体点出何处不好请告诉我。
剧情比较乱来,我认了。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