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寂然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九夏三冬

〈六〉雪地

日出十分,诸葛青一行人在雪地里缓慢地前进着。
诸葛青的头发上沾了不少雪花,一滴水落到鼻尖,下意识地缩了缩鼻子。
“哎我说,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到啊。”王也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了。“你的罗盘该不会不准吧?看着挺劣质的啊。”
诸葛青一脸的生无可恋,抱着罗盘牵着诸葛白带着路。“要是我的罗盘不准,咱们谁也别想走出去。”
雪一直在下,落到了身上的雪花被体温融化。
诸葛青打了个喷嚏,一旁的树上就落下来一大片雪块。
“老青,忍着点儿。万一雪崩了怎么办?”王也伸手帮诸葛青拍掉了衣领上的雪花渣,面露担忧地说着调侃的话。
“雪崩倒不会,但是……”诸葛青语调一转,拿着罗盘的手微微颤抖,后退了两步。“如果在雪地里被很多雪狼盯着怎么办?”
王也转过头,正好对上几双充满灵性和杀意的狼目。
“哎...等等 有话好说!”话音未落,那群雪狼已经扑咬了上来,王也一个闪身拉过诸葛青和诸葛白,让领头狼一头扎进了雪里。
那白狼王从雪里钻出来,浑身上下的毛都粘满了雪,对着诸葛青一行人就是一声亢长地嗥叫,接着身后围着的狼群也齐声跟着嚎了起来。
“这下大事不好了。”
诸葛白腿吓都软了,摔在雪里紧紧抱着自己的包,诸葛青在被王也拉开的时候也赶紧施咒起了一道火墙来把人狼隔开,那群狼明显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火,除了狼王其他全都四散开来,知道这群人不好惹。
白狼王仍不罢休地想要穿过火墙,却被火给烫得一声哀鸣,接着朝诸葛青扑了过去。
诸葛青光顾着驱赶狼群来不及闪身,王也正要拦那只已经身起八尺的巨狼,却见它灵活地一扭咬在了诸葛青的大腿上,王也立刻一脚把这头狼给踹开了。
诸葛青不得不停了下来,忍着剧痛,腿上的伤口处流淌着鲜血,听得周围传来轰隆隆的巨响,而狼群更是一扭头就跑没影了。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雪崩了!!!”诸葛青大吼着,一瘸一拐地往前挪着,又被王也给背了起来。“你背着我跑不快!你背着小白啊!!!”
一片白茫茫的雪雾夹杂着四溅的雪块,从峰顶上冲下来。
“还不是你个乌鸦嘴?!”王也在雪地里飞奔了起来,背上还背着负伤的诸葛青,往树林的方向跑去。“别说话了,你要是死在这了我怎么跟诸葛家交代?!”
“嘶...还不是你先说的?”诸葛青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又不知道你在这儿。”
雪海终于停止了翻涌,被树林挡了下来,王也停在树林中的一片空地,将诸葛青放了下来,让他靠在树下,自己也喘口气。
雪停了。一行飞鸟掠过,正是停了雪之后最温暖的时候要启程回南的迁徙。
“呼……你可别是给疼傻了吧?”王也这才想起来要给诸葛青包扎,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布条,就从道袍袖子上撕下一块干净点的布条,轻轻地帮诸葛青处理伤口。“我要是背着诸葛白跑了,这小子可不得撕了我啊?”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就别说话了。”王也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我是王也啊。我这出了点事,你帮我……叫一架搜救机,坐标在长白山这边的白云峰。三个人,有一个重伤。”
诸葛青看着王也挂掉电话,微微睁的眼中透露出一丝不解,随后联系自己对目前社会的了解才回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放弃亿万家产出了家的那个王道长?”
王也不可否认地笑了笑,将眼神移开,挠了挠头。“嗯。”
诸葛青见他没多解释,也就不追究了。大不了之后再去打听打听,有什么是他打听不到的消(bā)息(guà)呢。
眼皮像是灌了铅似的,沉沉地闭上,只咬着牙忍着痛。
简单的包扎似乎起不了太大效果,只能说狼牙的锋利实在是令人可畏,腿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如果救援不能及时,可能就会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那……,老升和观哥他们怎么办?”小白咬着唇,似乎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害怕。尚未出过家门见世面的诸葛白第一次跟随自己的哥哥出门就碰上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也是诸葛青这次最后悔的。他不应该答应这个小家伙的死缠烂打,带着他出来闯荡生死。
“……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先原路返回。刚才的雪崩他们不可能感觉不到,应该已经在往山下撤了,叫他们先回去诸葛镇上和我爹说一下这事儿。”诸葛青揉了揉太阳穴,眼前似乎有些昏花,后脑勺也有些发冷。
王也坐在他身旁,静静等待搜救机的到来。
天空白的发亮,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在上空响起,王也站起身,卯足了劲一声吼。
“人在这儿!!!!”

注释
①:没啥好注释的。
②:明天更新万事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