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求

点击展开。

你爷爷关注的同人文手更新了,快来查看吧!
很抱歉,有的坑或许会填上,有的坑即使是突然更新了我也不能保证会填完。
感谢各位的随缘关注。
不要试图找我的小号,thanks.

【也青】万事皆

诸葛青第一人称.

通常对付鬼怪的三种方式的设定参考了《鬼谷尸经》。
泐睢文为现实中存在的水书。

贰.

我坐在王也面前,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诸葛青,上级领导有点任务安排给我们。”他收拾好了旅行包,拉上拉链,“癔魔逃走之后,这片街区依旧不得安宁,我们事务所的灵异部要出面解决。前阵子,有个茶馆里闹了鬼,出了命案。”

“为了确保民众安全,我们必须解决。听说你这几天都在书屋,也看了不少驱鬼的书,你之前就会这些,看完有没有想起来点什么?”

我点了点头,看那些书的时候我的确感觉到这些阵法非常熟悉,甚至还有那么几本书的作者上写着我的名字。

“我以前好像有用过这些术法,可是现在我只知道概念,没有实践经验。”

他把一个包递给我,拍了拍我的肩,安慰道:“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别想太多,会熟练起来的。”

我背着包,跟在人背后走出门,然后他就这么在事务所门口的公交车站坐了下来。

“敢情我们事务所派人办事还要自己坐公交车?”我哭笑不得地问道。

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摆了摆手。“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上公交车之后,我们找了个同排的座位坐下。

“几站到?”

“三五站吧。到了附近以后走过去。”那人坐在窗口,阳光照在他半阖的眼眸上,似乎是昨夜没有睡好,黑眼圈甚是明显,反而衬出了一股子仙气。

公交车司机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车速贼快。还好我身手民间,停下车来的时候差点没从座位上摔下车。

到了目的地之后,我们要去茶馆里看看场子。

茶馆的卷帘门半拉着,周边的店铺也有些冷清。

茶馆老板看见了我和王也身上挂着的坠子,便谄媚地迎上来,一阵嘘寒问暖,又是上有老下有小,又是什么请您一定帮帮我,就差没喊我们是上天派来的救星了。

“王道长!你是不知道啊,这鬼已经无法无天了,连大白天也敢出来作妖!”茶馆老板哭诉道,“小店本来生意就不怎么景气,这客人一来,店里就有怪声,把人都给吓跑了。您可得想想办法啊?”

刚说完,茶馆里就响起一阵诡异的尖锐哭声,吓得站在一旁的几个小弟可劲儿哆嗦。

“唉。现在的人啊,就是太不经吓了。来,我看看倒是什么妖魔鬼怪。”王也拿出一个黄色的小纸人,又取了几片铜钱、一袋香灰。

“生人回避,只要你不怕死,就尽管看。”王也一边做准备一边笑着对茶馆的几个小弟说到,听到这话,这几个胆小鬼脸色一白,嗖的一下就逃命去了。

我看着他赶完人,一旁还剩下茶馆的老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是没说错。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些天损失的账目的确够让他肉疼,请我们事务所来解决事情,应该也不是一笔小钱。

“如果你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可能会丢掉性命哦。”我讪笑着,帮王也把茶馆老板推出去。

这人面相看着不怎么和善,待在这里坏了事可就麻烦了。

回到茶馆里,我斟酌了一会,问正在摆阵的王也:“需要我帮什么?”

“你看着就好。有阴阳玉护着,这鬼伤不着你。”他把手指割破了,往纸人上点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地唱着,一边在茶馆里走着,一边把香灰往地上撒,连成一线。

“莫要哭,莫要闹。”

“怨气还来未散净,听得贫道一句劝啊~”

“有何怨,有何愁。”

“尘缘未断毋宁休,有幸世间千里游。”

“死后为恶无安生,今我来兮唤君归。”

“呔——!伶仃小鬼,还不速速归来?”

纸人突然咧开嘴尖声大笑,铜钱飕飕地立了起来,我突然有种被灼烧的感觉,过了一阵子,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消失了。

他使用的道术我在书上没有见过,应该是自创的道法。毕竟玄学是很科学的,只要把门路摸清了,就能够自创阵法,当然也是有很大危险性的。

王也发出了像是喉咙里卡了痰似的声音,与来人...不,来鬼进行着交流。

毕竟,见人说人话,见鬼就该说鬼话,他现在哼哼着的奇怪声调,应该就是泐(lè)睢(suī)文。

在此我不多费笔墨介绍了,有兴趣可以查百度。

“你为何杀人?”我听着王也说的话,模模糊糊地在脑内翻译出了个大概。

而这鬼就不太配合了,发出的声音断断续续又十分嘶哑,实在是听不太清在表达什么。

“...死...仇...”那鬼似乎被压制住了,连声息都虚弱了下来。

王也看起来很无奈,看来这鬼智商不太高。

“一命偿一命,你已经害死了人了。大仇已报,再不下去...我们就得送你一程了。”

“嘶!!!!”一声邪呲炸响,那东西似乎是想要鱼死网破了。地上的铜钱被弹飞了四个,还有三个勉勉强强地立着,虽然阵没被破,但似乎它并不想就这么放弃。

对付鬼,有三种办法。一是把它送走,也就是俗说的超度。二是镇压,把它镇压在某件物品中。只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动用第三种方法,把它打散。

魂飞魄散,就没有投胎的机会了。

王也用的应该是第一种方法,先把它困住,威逼利诱之下,劝乖了再送走。

“你想要我们帮你做什么?”王也拿了一小袋子写着安魂散的粉末,蹲在小纸人面前,捏住自己的鼻子,开始倒安魂散。

我没看明白,安魂散是中药,对鬼怪能有用处?

那只鬼正打算开口说话,就突然安静了下去。

随后王也直接开始念超度的咒词,一点也没犹豫。

“为什么?”我内心复杂地看着纸人开始“自燃”,“为什么不听听它想说的?”

我走到王也身边,他转过身来,苦笑着望着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以后你会明白的...”他挠了挠头,掏出兜里两块五一包的烟抽了起来。“哎,遭了。我忘了一件事啊...”

话音未落,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和上次的感觉不太一样。接着便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向后倒去,有一双手接住了我。

我听到茶馆老板走过来,“这就完事了啊?效率还挺快,这小伙子怎么了?”

“没事,就是被吓着了。”听到王也这句话之后,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要怎么相信他。

┅tbc┅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