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寂然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九夏三冬

〈一〉竹简

十二月的严冬,寒风刺骨。白茫茫的十里雪地,一路车马缓缓留下车辙脚印,在恶劣的环境下前行。
商队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愿意往这雪埋的深山里走。
诸葛青正坐在这马车中,见里目的地还有个几十里,便招呼其他人停下。
诸葛白从一匹马上翻身跳下,俩小步俩小步蹦跶着冲向他哥的怀里。“哥!还有多久才到啊?”
他接住这小家伙,揉了把小孩软软的头发。“别急,这才刚到半山腰呢。看上面这路,车马上去怪麻烦的。我们得下来了。”
停下来的车马被车夫安顿好,诸葛青、诸葛白还有诸葛升、诸葛观等人都收拾着该带的一些东西,大个的旅行包塞干粮,挎包里放铜钱、贡香和纸钱。
这一趟来西岭,是为了找回祖上诸葛亮留下的法器,洛书骨玉。
诸葛青拿出一个布包,从中取出了个竹筒似的东西。看似是竹筒,实际上是青铜制品,沉的不行。
坚固不坚固不晓得,但砸人肯定得疼死的那种。
竹筒上一面写着四个大字,九夏三冬。一面是有三道凹槽,凹槽中间都有一个矩形按钮,正好可以按出不同的卦象。
检查了一番这祖传的老东西完好无损,诸葛青熟练的按下了上下两个按钮。此时的卦象名为坎水,正是奇门遁甲中休门所在的位置。但竹简仍旧没有打开。
“白,你把包里的线香给我。”
闻言,诸葛白从他的小百宝箱里翻出一管香递给了诸葛青,然后这两人大眼瞪小……啊不,大眼瞪眯眼地互相看了一会。
“…还有火柴呢?”诸葛青本以为用眼神能够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小白,看来是他太高估诸葛白了。从这眯眯眼里能看出什么眼神啊?
诸葛白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也递给他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哈哈,我这不是忘了嘛……”
划着了火柴,从线香里抽出三根点燃,在雪地上插成一排,接着把青铜竹简放在香前。
诸葛青并起剑指放在胸前,字正腔圆地开始念词。
“下生五谷,上为列星。”
“万物为金,散之为财。”
“万物为木,育之为灵。”
“万物为水,沉之为海。”
“万物为火,聚之为气。”
“万物为土,固之为山。”
“天清地灵,将逐令行。”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开!”
念到这里,那些飘出来的烟像是成了精似的,在诸葛青念完咒词之后就往竹简里钻。线香烧的飞快,没两分钟就只剩下半截,这时竹简突然“啪!”地一声裂成两半,钻进竹简里的烟在空气中散尽,香火味儿满溢在空气中。
诸葛青捡起青铜竹简,竹简里放着一个三角体的石块和三张白符纸。
诸葛观凑上前来一看,笑着拍拍诸葛青的肩。“哎,你还真别说。这竹简密封性真好,几千年前的符纸还这么新…跟刚画的似的,保存技术不错啊。”说着就拿起这叠符纸钻研了起来,看第一张白符上的古文字,似乎是叫上清火离符。第二张,则是叫上清雷震符。这两张符的文字排列有一定的秩序,要诸葛青研究个四五天说不定能做出类似的法器。第三张和另外两张不太一样,上面文字复杂到看不清,也就是意味着连拓印都不可能,更别说是仿制了。也就是说……这是一张一次性用品。
诸葛青看着人盯着纸看了半天,笑了笑没说话,抽走人手里的符纸收回到青铜竹简里,放进包里。“一时半会你也看不懂,还是先放我这吧。过会我就要和白上去了,你们其他人都在这等着。”
“你们可小心点,老祖宗可不是什么善茬,别栽在祖师爷的手里啊。”诸葛升看两人临走还不忘调侃两句。
“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诸葛青忍着心气没有骂这人,哪知这家伙贱兮兮的凑上来试探地说了句。
“…那,恭喜发财?”
“……发财你大爷。我跟小白都是武侯奇门的继承人,哪能栽在这山上啊?”诸葛青被人这话呛的性子都上来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
“我大爷他大爷都是你大爷,你骂谁呢?”
诸葛青差点就想要睁开眼白他一眼,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得了,不跟你贫。白,都准备好了吧?我们走。”诸葛青提着包往肩上一挂,给诸葛白背上一个大旅行包,里面装了不少要用的装备。
两人就这么上了山,诸葛青手里紧紧抱着那个青铜竹简,生怕这山上窜出个什么雪猴子给抢走了。
在家里的时候,诸葛青就在研究这玩意了。想来想去推算了好几天,终于发现了骨玉所在的位置,就是在这西岭雪山上。西岭雪山可以算是个旅游胜地了,可这骨玉的位置是诸葛亮放的,有可能那么轻松被找着吗?说起来,还跟奇门遁甲有关。
大家都听说过奇门遁甲,其实就是指《奇》、《门》、《遁甲》三部分组成。先前说要找的这个洛书骨玉,和休门脱不开干系。
休门,是排在八门第一位的吉门。
在奇门遁甲中,休门本位在坎,五行属水。水属阴,适合休养生息,雪山为极阴生阳,阴阳合一,算是个风水宝地。用阴阳二气来调养法器,可以说是再好不过了。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诸葛亮会在这雪山上建这么个千机塔用来存放法器了。
这西岭雪山上,被作为旅游景区的只有部分的山脉。剩下的,就是基本上不会出现人烟的荒山野岭。
诸葛白端着罗盘走在诸葛青身前带着路,可转来转去什么都没见着,白茫茫的一片,别说塔了,塔尖都看不见。走着走着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雪地可滑了,要不是诸葛青一个眼疾手快扶住诸葛白,铁定得摔个狗啃泥。
“没事吧?有没有崴着脚了?”诸葛青关切地问着诸葛白有没有受伤,诸葛白倒是没什么事,站稳了脚之后一看罗盘,兴奋地喊了起来。“我没事!哥,你看这儿,就是这了!……可千机塔不是座塔吗?这……怎么看也只是块瓦啊?”
他说的没错,地上的确是只看到露出一角的砖瓦。
“这...我也说不好,要不先把这块的雪先铲开?”诸葛青说着,就从诸葛白的大旅行包里掏出两把大铁铲,对着雪地就开工了。
忙活了好一阵,铲开了一片方形的地,雪下竟全是牢固的瓦片,诸葛青这下明白了。咱还真是在老祖宗房顶上房揭瓦来的。
“这下面……应该就是千机塔了。没想到居然被雪给埋了,这下可麻烦啊。我们要从塔顶下去了。”
“祖师爷莫要怪罪后辈啊,我们只是来把洛书骨玉带回去而已。”
诸葛青说完这两句,又点了两把线香,递了一把给诸葛白。
“回去了给您多烧点,这些先收着。”
两人把线香插上了雪堆,开始掀瓦。

注释:
①洛书骨玉:可能大家对洛书都不太了解,洛书是个什么意思?这里来给大家简短的讲讲。传说大禹治水后,有灵龟自洛水出,背上排列成“戴九履一,左七右三,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的图形,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洛书。大禹看到了这个图之后,反复琢磨,划天下为九州,又制定下了治理天下的九章大法。我文中所写的洛书骨玉,就是指灵龟的遗骨化玉,被上古先民刻上洛书作为法器使用。到了孔明那个时候,能留下三块小骨玉已经不错了,至少没被拿去填土屋嘛。
②火柴:点香要用火柴。打火机用的是气火,不在五行之中,是不能用作点香的。

各位好。这里是何不求
这次开的坑,比较大。
放心,不会弃坑的。车也少不了。
但是会更得很慢,各位要做好心理准备。
为什么慢?两个原因。
一是学业较紧,二是写作过程需要查阅大量资料。
如果有错字,还请多包涵。
在此谢过各位了。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