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寂然

点击展开。


=何不求/林寂然/风眠。
随缘更新。
随缘发图。

[也青]桃花溪

王也道长x桃源狐仙青

百足桃花出自鬼谷尸经。致敬姓易的。

文笔不好,见谅。

桃花溪。

清溪流水潺潺,无情桃花落残。

青毛狐仙儿不知何处顺来了一壶老酒,清澈的像是溪水。倒上一盏,醉卧花阴下。

木拖鞋踩在石块间发出窦窦的轻响,王也道士披着蓑衣顶着斗笠入山来。

“老狐狸,你又偷了山脚农家的酒?”王也在溪边盘腿坐下,却不紧不慢不急不慌地给鱼竿装上饵。一抛鱼钩,钓起了鱼。

这池水清澈得连青苔都没有,水至清则无鱼。也不知道这道士哪来的兴致在这清水里钓起了鱼。

面色泛着红的这狐狸大抵是喝醉了,一口酣饮尽盏中酒水,舔了舔唇似乎在回味。神色恍然地微微睁开眼看向一旁钓着鱼的王也,打了个酒嗝儿。

“……嗝。王道长,不就是一壶酒嘛,您怎么都找上山来了?他们自个摆着说要供奉给神仙,我路过看着这酒不错,就大大方方的带走了。哪能算偷呢。”

鱼饵在溪水中飘儿晃,晃儿飘。桃花花瓣顺着流水而下,蹭着鱼线溜走了。好一幅花自飘零水自流,却无人相思,无人忧愁。

诸葛青说了一堆话,王也却半个字也没搭理他。喊了几声也不答应,估摸着是睡过去了。新盛满一盏酒,赤着脚晃晃悠悠,带着一身桃花酒的味道,和这桃花林里吹的风味道很像,带着一股桃花和酒的清香。

他蹲在王也身旁,低下头凑近王也胸口,手里还稳稳当当端着那盏酒水。不知是狐狸耳朵的毛还是浓重的酒精味儿把人给惹醒了,睡眼惺忪地想要从狐狸的纠缠中脱出,而这老狐狸身子软的很,沾了酒以后更是谄媚。“王道长,刚睡醒呢?钓鱼也能睡着,就不怕在这深山老林里被我吃干抹净了?”

端着酒自己一口饮尽还不成,正觉不尽兴,鱼钩上却有什么上钩了。上钩还不要紧,这水里这么清澈,却什么也看不见。

王也奈何不了这狐狸,干脆任由他紧紧缠在自己背上,扯过鱼竿去捞那鱼。“别闹了祖宗,这儿有鱼上钩了。我给您捞来下酒”

诸葛青闻言一想有理,于是就不再折腾他了。
看着他拿着斗笠捞了半天,什么也没捞上来,溪水突然平静了下来,水里有些像是触手的东西突然从水中伸出,绕上了王也的胳膊。

“……!老王,让开!”这白色的触手密密麻麻地浮出水面,吓得诸葛青一个清醒。一把把王也扯上岸,拎过酒壶就往溪里一倒。

王也看来是真没睡醒,这水里全是怨气,他来钓鱼的时候竟没能发现。这酒水一倒,触手就跟泡沫似的炸开了。不过一会,溪水又变得清澈了,溪里飘着些大大小小、忽隐忽现的发着光桃花状光斑。

“这是你同类?”王也甩了甩手上的泡沫儿,有些不满地拧着袖子上的水。旁边的狐狸倒是抱怨开了。

“同类?我哪知道这水这么清澈这么招桃花水母啊,我和这玩意能叫同类?我可是仙,这水母只能修成孽。啧,这不识好歹的冤孽,浪费了好好一壶酒。唉,算了。”诸葛青捧着酒壶剩下的几滴酒往嘴里倒了倒,把空壶往地上一放。“你也是,也不注意点儿。我喝上头了没看着,你个道士倒好,对着这么大个冤孽就睡过去了?”

王也微微一皱眉,扶着额。“这能怪我么?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只的桃花水母,都修成冤孽了。你这是养着当宠物呢?”

溪水恢复到了原来流动的状态,原先剩下的小桃花水母也消失不见。

“哪能啊?我这一身酒精味,这小东西见着我都得绕道走,不过这可不是普通水母,叫百足桃花,也叫百足怪。小的吃微生物——大了能吃人。这不闻着您身上的香火味儿了嘛。以前喝酒碰见了个姓左的老头儿,他告诉我能用白酒对付这东西。今天算你运气好,桃花酒也能凑合着用。”一边说着一边又拎出一壶梅酒,晃着尾巴干脆直接捧着酒坛子喝了起来。没喝几口,递给了一旁晾袖子的王也。“你该不会……连梅酒都不能喝吧?这可几乎没有度数啊。就当酸梅汤喝呗。”

“得得,你也是闻着我身上香火味来的?哪顺来的这么多酒……”王也正想拒绝,被诸葛青打断了话。

“王道长,这要不是我救您,您搞不好还真要被这百足桃花生吃了不可。”诸葛青放下了酒坛,掏出了一盒紫草膏扯过王也的手。手臂上全是被水母蜇的血点,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沾着膏药给人上药。

王也笑着摇了摇头叹气,继续跟人抬杠。“那还真是谢谢狐仙大人救命之恩。”

上完了药,诸葛青舔舔嘴唇,贪酒心起。喝了一口梅酒,趁王也毫无防备,吻了上去。一滴不漏地把酒灌给对方,任由酒水和唾液混杂在一起。

“是啊。我可喜欢王道长您的味道了。”






“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

    “扁舟来往无牵绊,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

    “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啊~~~”

——《鬼谷尸经》姓易的

评论(4)

热度(82)